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车辙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我最近很喜欢和知心朋友在一起通宵聊天的感觉,这是让我很享受。一觉醒来,如同约好的一样,又到晚上了。我正准备去找S,没想到他反而先推门进来了。只见S一进门,就故作神秘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小东西。

“看你这么神神秘秘的,还真少见啊,似乎是有备而来了?”

“你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S把那小玩意递了过来,我一看,原来是辆微型的汽车模型。随后,他把汽车模型翻了过来,用手指着轮胎部分。看到他的这一举动,我算彻底明白他的意思了。

那是发生在两年前的事情,那个周末,我去S家准备借两本书看,他给我泡了杯茶后,就自己进屋帮我找书去了。我在大厅闲的无聊,看到桌上放着份刚送来的报纸,就随手拿起来看了看。可一看,才知道今天在K市出了起恶性车祸,一名三岁的小男孩在外玩耍时,不幸被肇事车辆倒车时撞倒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而死。报纸上还说,这起事故非常严重,肇事车辆不仅从现场逃逸,甚至在撞倒小男孩的时候,车子还来回碾了碾,小区虽然有摄像头拍摄下了事故发生的全过程,可由于距离较远,无法辨认清肇事车辆的车牌号码。

看完这条新闻后,我实在坐不下去了,于是,我拿着报纸,直接走进了书房。

“S,桌上的报纸你看了没?”

“那报纸不是刚送来的吗?我一直在帮你找书,哪会有时间看!”

“好了,先别找书了,你看看这条消息。”

S一脸好奇的接过了报纸,随手抓过一张椅子,坐在上面,仔细的看了起来。不一会,看完后,他说:“难怪你气的连书不借了,这样的车祸也的确是够恶劣的。”

“那司机也太过分了,居然撞倒了人,还来回碾了碾,然后再扬而去。不知道当场有目击者没,这样的司机要能逃掉,那老天还真是没眼了!”

“好了,别光抱怨了,公道自在人心,相信这起车祸最后会给人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你也别一直在这里气鼓鼓的了,走吧!出去散散心!”

我们在外面随便转了转,不一会便回去了。回到S家,我打开了电视,想找点娱乐节目看看,好让自己不再去想那起车祸。可换了两个台后,看到正在直播新闻,好像还是在说之前报纸上发生的那起车祸的,我连忙叫S过来,一起看看有什么新的进展。

“今天上午在本市发生了一起恶性车祸,肇事车辆逃离现场,致使被撞到的三岁男孩当场死亡。事故一经报道,在本市引起强烈反响,公安部门也迅速成立专案小组来追查该肇事车辆。由于出事地点附近的道路正在施工,一段尚未干透的水泥路面清晰的留下了该肇事车辆的车轮痕迹,经警方确认后,迅速寻找到了肇事车辆,并于下午四点将肇事逃逸司机张某抓获。”

电视里一边播报新闻,一边将肇事车辆车轮痕迹的照片放了出来,随后便是详细报道,新闻里说司机张某年仅16岁,并无驾照,是在家里当场被警方抓获的。新闻后面还放出了警方押解张某从屋里出来的镜头,我一看镜头,不觉心头一震!肇事司机张某怎么看都像我家以前隔壁的小孩,巧的是他也姓张!等镜头再一拉近,越看越觉得就是他。于是,我赶紧掏出手机,拼命的寻找小张的号码,可一打过去却是关机,我又没有他们家的号码,并且由于搬家的原因,他们家现在的住址,我也无法得知。

小张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我印象中的他可不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虽然由于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改嫁了,小张很早就辍学,一直和他奶奶住在我家隔壁,小时候的他经常会缠着我和他一起玩,对于他的性格,我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如果说他开车不小心撞了人,这我可以相信,可要说他撞了人后还在那小孩身上碾了碾再逃走,这就让我无法相信了,毕竟,我认识的小张决不可能是如此禽兽不如的人!

S似乎看出了我心里有事,便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我刚才的这些担忧告诉了他,他安慰我说,暂且不要着急,等过几天再找人帮忙打听下情况,看到底是不是小张。我想了想,现在也只能如此,光在这里杞人忧天也不是个事。

就这样,又过了段时间,我从S那里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肇事司机张某的确和我所说的小张同名,并且已经被判入狱服刑了。短短几年不见,没想到以前缠着我玩的小毛孩居然成了如此丧尽天良的杀人凶手!我始终都无法接受这个实,S看我愁容满面,便提议我们一起去监狱探望一下,也许这样才能让我心中的包袱完全放下。

约好时间后,S便陪我一起来到了监狱,第一眼见到小张时,觉得他的情绪很低落,在看到我后,也只是一直低着头,默默不语。看到他这样,我反而也不知道该从何谈起了。

就这样,彼此沉默了一会后,还是小张先开了口:“Y哥,你现在一定很失望吧?”

“小张,真的是你开车撞倒了那个三岁的男孩?”

“Y哥,对不起,的确是我开的车。”

“可你不是还未满18岁吗?你又考不了驾照,怎么家里人还让你去开车呢?”

“奶奶几年前就去世了,我就去了表哥的厂里打工,表哥有辆车,没事的时候,他教过我,我也会开车了,后来表哥就经常让我开他的车,他说只要不跑远,交警也不会注意的到。”

“这么说,当时你就是开着你表哥的车出事的了?”

“是的,那天我带表哥和表嫂出去买东西,这条路走的多,平常在早上也没什么人,我就没怎么注意周围,倒车的时候也没仔细看车后的情况,就这样出了事。”

“小张,我一直很纳闷的是,新闻上说,你开车撞倒了小孩后,还开车在原地来来回回了一阵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始终不相信你能干出这样的事,车下面可是有一个只有三岁的小男孩啊!”

一听到这里,似乎刺激了小张,只见他突然用手抱住了头,一边流泪一边说道:“我对不起那个小孩的父母!当时倒车的时候,我就有感觉,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当时我很担心撞倒了人,想下车去看看,可表哥和表嫂不知为什么,坚持不让我下车,就这样,我和表哥都抓住了方向盘,表后来吼了我,说我是个蠢蛋,现在下车不是自投罗网吗?表嫂也劝我,说先不管撞没撞到人,赶紧从现场离开才是最重要的。就这样,我很矛盾,又想下车确认一下,又深怕自己撞到了人,犹豫了一阵后,我往前开了段距离,突然从反光镜看到,后面的地上躺着一个在血泊中的小男孩,我很害怕,不由觉得还是表嫂说的有道理,就开车走了。我错了!Y哥!我现在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个男孩躺在血泊中的样子!是我害了他啊……”

跟随小张的看守看到小张的情绪已经开始失控,就终止了这次探视,迅速将小张带了出去。看到眼前的小张如此模样,我既为他感到痛心,同时也开始觉得这次事故并不像法院宣判的那么简单!

出了监狱,我问S:“你说,如果当时的情况真的和小张所说一样的话,那他的表哥和表嫂应该要负主要责任才对,可现在小张在监狱里服刑,他们却逃过了法律的制裁!”

S摇了摇头,对我说道:“现在的问题是,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小张所说,我们也无法找到证据来证明他说的就是实话,如果小张的表哥和表嫂矢口否认,那情况依然和现在一样啊。”

“不会的!我不相信还有这样的表哥表嫂,看着自己的表弟替自己背负所有的罪行,他们就不会觉得难受吗?毕竟,小张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啊!”

说到这里,脑海里不由浮现起以前小张缠着我跟他一起玩时的样子。可S随后的一句话,便把我拉回了现实。

“Y,你要知道,牢狱之灾可是所有人都不愿去面对的,我也无法确定小张的表哥和表嫂是什么样的人,既然他们当时就叫小张开车逃走,到了现在,当法院最后的判决已经下达时,他们又怎么可能自己回来伏法呢?”

“S,我知道,不管你说什么,都是为了我好,可是,看到小张那么痛苦、悔恨的样子,我的心里就无法平静,他虽然有罪,可所有的罪行并不应该由他一个人来背负啊!你说的也的确有道理,可我依然抱有希望,相信小张的表哥和表嫂能做出对得起小张,对得起死去的小男孩以及对得起自己良心的选择的,正如我一直相信小张不会自己开车撞人一样。”

眼看无法劝说我,S便嘱咐我,和小张的表哥表嫂交涉时,态度一定要平和,一旦刺激了对方,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我点点头,接受了S的建议,不由觉得,在所有的困难面前,能够有这样一位知心的朋友帮自己分担,再困难的事情,我也有信心去解决!

之后过了几天,我又去了趟监狱,在同小张讲清楚了我的想法后,我又找他要来了他表哥家的电话号码以及家庭住址。当得知如果他的表哥表嫂肯讲出实情,他便有可能获取减刑的情况下,小张显得很高兴,和我第一次来探视他时完全不一样。看到小张重新振作起来,也让我的信心大增,相信自己能够说服他的表哥表嫂,还事实一个真相。

准备了两天后,我抽空来到了小张的表哥和表嫂家。当他们听说我是为小张的事而来时,似乎就有点坐不住了。

“Y,我知道你很喜欢小张这个孩子,我和你以前也见过面,但如今整个事情都已经结束了,法院的宣判也已经下来了,你又来找我们说什么呢?”

“赵哥,你先别急,我是听小张说了一些当时的情况,发现事情有些蹊跷,就想向你们了解一下……”

还没等我说完,小张表嫂立马打断了我的话,“了解什么啊?法院都做出了判决,你还想了解什么?难道你是想说法院判错了吗?”

小张的表哥一看势头有些紧张,便连忙劝道:“好了,好了,发生这样的事本来就是够不幸的了,好不容易整个事情都结束了,就别再旧事重提了吧!Y,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别想太多了!小张这个孩子也是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够乱说呢?”

“赵哥,小张的性格我是很了解的,我相信他不会乱说的,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站出来,还所有人一个事实的真相,如果所有的责任都交给小张来承担的话,这太不公平了,他还是个16岁的孩子啊!”

也许我的话说的有些急了,小张的表哥听完后,顿时铁青着脸对我说:“公平?你是说法院这么宣判是不公平的了?看样子应该交由你来判才是最正确的了?”

“老公,说的对!就知道你这人来我们家居心不良,已经判刑的案子,你还想来捣乱?你跟小张关系好,那法院就应该向着小张了?还有世道没?”

眼看已经无法再劝说下去,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好硬着头皮退了出来。看来,这第一回合的交锋是我输了,一次不行就再来!只要是事实,就总有水露石出的一天!之后,我又抽空来了两次,可结果依然不容乐观,只要我一说起关于车祸的事,他们夫妻俩立刻拉长了脸,然后拒绝所有谈话。

等到我再一次来访时,无论我怎么敲门,他们都不开了,只是冷冷的丢给我一句话,“出了事故本来就是小张自己造成的,现在他在监狱服刑,这是理所当然的!你不要再来烦我们了!再来的话,我们可就要报警了!”

这下我也感到无力回天了,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劝的动他们,我又该如何跟小张说呢?S看到我越来越消沉,便天天晚上过来看我,他反复劝我,“事情还是同我担心的一样啊!现在这种情况,没有证据,我们的确毫无办法啊!”

“可我相信小张是不会骗我的,他从小就是一个很重情义的孩子,如果车祸真的是他自己造成的,那他绝对不会牵扯其他的人,更何况还是他的表哥和表嫂!”

“Y,我也相信小张说的话,可他的表哥表嫂只要不承认,我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既然他们不承认,那就只能我们自己去寻找证据了!S,我们明天去监狱,再找小张好好问一下,看有没有新的线索!”

原以为S会很赞成我的做法,可他似乎欲言又止,过了片刻,才答应了我的提议。可事已至此,我也只能这样去做了,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小张在监狱里含冤,那真是比刀割还难受啊!

第二天,我们再次来到了监狱。小张一看见我,似乎很高兴,一个劲的问:“Y哥,怎么样?表哥他们愿意帮我说清事实的真相吗?”

看到小张期待的眼神,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可瞒着他只会让他更加失望。

“对不起,小张,我没有办法劝说赵哥他们,他们一直坚持说车祸与自己无关。”

“啊?怎么会这样啊?表哥和表嫂一直对我很好的,他们为什么不说出事实啊?”

面对小张的这个问题,我实在无法给出答案。S看出了我的难处,便安慰起小张来:“小张,你放心,我是Y的朋友,我们不会放着你不管的,你也要坚强起来,等我们找到证据后,就有办法了。”

“对,小张,S说的没错,你要坚强起来,现在,你再好好回忆一下事故发生的全过程,看有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听完我们的话,小张似乎很沮丧的低下了头,也难怪,他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突然接触到人心的丑恶,自然是很难适应的。我很担心他无法摆脱这个心里阴影,只好不断的劝说他好好回忆事故发生的全过程,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可小张的情绪始终无法好转起来,就这样他又再次向我们讲述了一遍事故的经过,我却依然无法找到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小张,你再好好想想,看之前讲的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Y哥,就到这里了,我觉得累了,先走了。”

我本想留住小张,可他似乎真的十分疲劳,坚持要走,就这样,我们同他告了别,结束了这次的探监。

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与小张的见面竟是最后一次!几天后,我就在电视上得知了消息,小张在监狱里自杀了。当天,就接到了S的电话,“Y,别太难过了,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小张实在是无法承受了希望他能得到解脱。”

“我能挺的住,不用太担心了……”虽然很感激S的安慰,可得知这样的消息实在让我难以平静,不知不觉中,竟在电话里哽咽起来。

挂掉电话后,S很快便找到了我,“走吧,Y,我们去看看小张最后一眼,希望他能走好。”我点点头,事到如今,也许这才是应该的结局吧!

我们很快便来到了停尸房,小张的一些亲属也都赶到了现场。我一一同他们打了招呼,彼此都希望不要有太多的悲伤,不知道是不是不愿再见到我,来的亲属中,我并没有发现小张的表哥和表嫂。

也许尸体始终就是让常人无法接受的东西,小张的亲属们很快便都离开了停尸房,我看也差不多该走了,便想看看小张最后一眼,好同他告个别。于是,我走过去,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可这一掀,却看到了不寻常的东西!

只见小张尸体的左肩部分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斑痕,我赶紧叫S过来,问道:“S,你看!这道斑痕是什么?我记得小张身上可没有这样的胎记,难道是尸斑吗?”

“不,这不可能是尸斑,因为只有冻死的人才会出现红色的尸斑。”

“那这是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斑痕。”

“让我来看看。”

我小心翼翼的把小张衣服的领口翻开,发现这道斑痕呈长条形,印着一些纹路,一直延伸至小张的胸口。

“S,你看看这些纹路,我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这纹路的确很奇怪,怎么看都觉得很像是汽车轮胎的纹路。”

听到S的话,我突然受到了启发,“想起来了!S,这是上次新闻里放出来的,就是小张所开那辆车的车轮痕迹!”

“喂!你们两个别擅自乱动尸体!怎么还不走?”

突然一阵呵斥声打断了我和S的对话,我们闻声望去,原来是停尸房的看守员,我们赶紧跟他赔了个不是,迅速离开了停尸房。

走在路上,我始终觉得小张身上的那道斑痕很怪,怎么会跟那辆车的轮胎纹路那么相像?一旁的S也注意到了我的反常,便问:“你怎么了?一声不吭的,还在想小张肩上那道斑痕的事吗?”

“恩,那道斑痕实在太像他开的那辆车的轮胎纹路了,我一直想不明白,这样的斑痕究竟是自己长出来的还是用东西印上去的?”

“按常理来说,当然是后一种说法更合情合理了,也许小张是出于对那个小男孩的愧疚,才印了这样的斑痕在自己身上,希望借此来减少自己内心的痛苦。可是,Y,你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都是无法按照常理来解释的。算了,别再多想了,整个事情已经结束了,现在就算我们找到了证据,也为时已晚了,更何况小张的自杀也把证据存在的可能性降到了零,就别再为这件事情难过了,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S,或许他说的很对,所有的事情本应就是这样的结局,可我一想起小张还只有16岁时,实在很不甘心看到他就这样走了,所有的责任交由他一个人来承担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可现在的我,究竟又能做些什么呢?

回到家,发现有一封信,打开一看,是小张写的:“Y哥,谢谢你一直为了我的事到处奔波,可是我今天好好想了想,还是不要再去找证据了吧,也不要再为难表哥和嫂了,他们一直很照顾我,不光教我手艺,还教我开车,我不怪他们,因为当时坐在驾驶位上的人是我,我是应该承担所有的责任的。自从车祸发生以后,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个小男孩躺在血泊中,昨天晚上我又梦到了,我梦到他从血泊中慢慢的向我爬来,我看见他的身上全是汽车轮胎的纹路,他总是在叫疼,我很怕,我对不起他,是我害了他。Y哥,我真的觉得很累了,也许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我走了之后,还会不会再遇见那个小男孩,如果能遇见他,我真想替他承担所有的疼痛。Y哥,希望你能一直顺利,不要再担心我的事了。”

看完信后,我突然一下子觉得浑身无力,倒在沙发上后,逐渐就失去了知觉。

等到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坐在旁边的S看到我醒了过来,赶紧倒了杯水我,“你也太不小心了,从停尸房出来后,我就觉得你一直很不正常,回到家后,我还是不太放心,就给你打了个电话,可没想到,无论手机怎么响,你就是不接。担心你出事,我就赶紧去了你住的地方,进门一看,就发现你晕倒在沙发上了。于是,马上把你送到了医院,伯父和伯母昨晚执意守了你一晚上,今天我就过来,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工作的事情先不用担心,他们也已经帮你向公司请了病假了。你醒了就好,医生说是疲劳过度以及太过悲痛的缘故,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来,先把这杯水喝了,我去给伯父伯母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没事了。”

“等等,S,先不要惊动我的父母,他们守了我一宿,现在应该还在休息,我睡了一天,已经没事了,晚点再告诉他们一样的。”

我的话刚一说完,隔壁病床的就把话接了过去,“Y,你于醒了,太好了,没事就好啊!”

我转头一看,没想到睡在隔壁病床上的病人竟然是小张的表哥!

“Y,你的朋友?”

“哦,他是小张的表哥,对了,赵哥,你怎么也住院了?”

“唉,说来话长,我正想找你问问的,没想到居然在医院碰上了。”

“什么事情?你说吧!”

“这个……还是晚上再问你吧!”

看到他的脸上似乎有些为难,我想也许他是怕医院白天人多嘴杂,可究竟有什么事情需要这么保密呢?一想起小张的死,我还是不由的厌恶起他的表哥和表嫂来。下午,父母过来看了看我,本来想今天出院的,可还是很好奇到底赵哥有什么事找我,就留了下来。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费了好大劲才劝走父母,整个病房里就只剩我和赵哥两个人了。

“赵哥,白天你不是说有什么事情要晚上说的吗?”

“对,一直想问你,以前经常听小张讲,说你见过很多怪事,正好最近我们家就出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所以就想向你打听下,看有办法解决没?”

“到底是什么事呢?”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一直这样下去也很麻烦,你看!”

说完,赵哥便掀开了领口,只见他的左肩上似乎有一段长条形的红色斑痕,我走进一看,果然是和小张肩上的斑痕一模一样!同样的出现在左肩,同样的呈现出红色,又同样的印着汽车轮胎的纹路。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我老婆两个人,突然身上就各长了这么一道疤,由于两人身上都有,又都长的一样,老婆很担心是皮肤传染病,就逼着我来医院检查。可一来医院,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但为了预防起见,硬要我们两人留院观察。刚开始怕是传染病,还住在隔离病房区,现在过了几天,发现没有传染的迹象,就把我们俩分别移了出来,没想到,一来这个病房就碰到你了。”

“既然不是传染病,那你们干嘛不出院呢?”

“你不知道啊,虽然不是传染病,可一到晚上,有疤的地方就痒的难受,想抓又不敢抓,可受罪了。这烂医院一时又治不好,可我们也不敢就这样出院啊,要是回去以后病情加重,可就麻烦了!所以,现在只能在医院呆着,想想这事还真邪门,医生愣是查不出是什么毛病!Y,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得知小张的表哥和表嫂身上也出现了和小张身上一样的斑痕时,我似明白这印着汽车轮胎纹路的斑痕为什么会出现了,所有的一切还是要追述到那场肇事逃逸的车祸上啊!于是,我把小张身上也出现了同样斑痕的事情以及小张写给我的信全部都告诉了赵哥。

听完这些,赵哥不由的发起抖来,“Y,我跟你说,你不要吓我,你是说只有我们三人身上才出现了这样的疤?”

“赵哥,你先不要多想,我只是觉得这件怪事之所以发生在你们三人身上,应该是和那场车祸有关系的,虽然小张的信中说要我不要再找你们了,可我依然希望你和表嫂能够去自首,向法院说明所有事情的经过,不光是为了死去的小男孩,同时也是为了还只有16岁的小张啊!”

“啊!够了!不要再跟我讲什么车祸了!我已经受够了!你以为比小张好过吗?自从车祸发生的那天起,我们同样做着那个梦,小张说他梦到了那个小男孩,我们也梦到了呀!他在血中一边爬,一边哭,老婆很怕这个梦,由于晚上睡不着,白天的工作自然又干不好,她很快就丢掉了工作,整个家全靠我一个人在支撑!可我也同样害怕啊!为什么要连累我们?为什么?开车的又不是我们,我们是无辜的!Y,告诉我,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决这件怪事?告诉我……无论多少钱,多少钱,我都愿意出!Y,我求求你,救救我吧!”

眼前的赵哥似乎已经陷入到一种深深的恐惧中,他紧紧的抓住我双手,全身微微的在颤抖,我看到他的瞳孔突然放的很大。

就在我苦苦思索如何去劝说他的时候,赵哥突然一下子松开了我,然后倒在了身后的病床上。只见他用右手使劲在左肩那块红色斑痕处来回的挠,一边挠一边喊道:“痒啊!痒啊!痒死我了!”

看到他如此难受,尽管我非常厌恶,可也法放着他不管啊!我赶紧跑出病房,准备找值班的医生过来帮忙。可当我刚跑出病房,便听到不远处的病房里传出了十分凄厉的女声:“痒啊!痒啊!痒死我了!”

我知道这肯定是小张的表嫂了,此刻来不及多想,我闻声赶到了小张表嫂所在的病房,一进去发现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都在,我赶紧叫上一个人,一同赶回我自己住的病房。可一推开病房门,眼前的一幕让我身边年轻人不由惊叫起来!只见赵哥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左肩上长着红色斑痕的部位已经完全烂穿,白色的锁骨清晰可见。

这天晚上,我被换到了另外一间病房。第二天下午,S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我,一见到我,立马就问:“Y,还好你没事,我看今天中午的新闻说,昨晚这家医院出事了,一下子突然死掉两个人,死因居然是身体自动腐烂!你知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就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S,他听完后,不由叹了口气,说道:“我一直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双眼睛在观察着每个人,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在做什么事,所有的一切都逃不掉这双眼睛的注视。古人曾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想必也就是这个道理吧!”

我不知道在我的上空是否真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存在,可我相信,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这样的一双眼睛在时刻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推荐阅读:
上一篇:独眼 下一篇:我爱你